他们是死在山口国那些人的手里面的你也知道

 
    不是他在拖延战场,而是他发现,这个叶潇似乎有一种超强的感应能力,每次自己那致命的一刀,他都能够躲避过去,所以,叶潇身上才会有那么多的伤口,但是却没有一刀的致命的伤,微微点了点头,深吸了两口气,再次举起手里面的刀,直接向叶潇冲过去,刀身上面已经泛起了白光,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,曹国斌恐怕已经将灵气灌注到了刀上,蕴含了灵气的刀和普通的刀不一样,现在,曹国斌一刀,如果劈在叶潇的身上,绝对能够将叶潇直接就劈成两半。
 
    “曹国斌要拼命了?”黑****眼皮也是一跳。
 
    就在她无可奈何的时候,看到叶潇再一次闭上了眼,这一幕,黑****已经见识过一次,那是遇到山口国那个玄级武者的时候,她就见识过,叶潇竟然能够破掉那个山口国玄级武者的五行遁法,而曹国斌,看到叶潇竟然闭上眼睛,放弃了抵挡,整个人也是微微一愣,不过,算得上是身经百战的他,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依旧向叶潇冲过去,速度不算很快,他也保留了两分后续的力量,原本是打断,如果这一次叶潇还能够躲避过去,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叶潇斩杀掉。
 
    曹国斌才动手。
 
    叶潇也动起来。
 
    不过动的不是身体,而是手,一个个诡异的手印,从叶潇的手上打了出来,和叶潇保持的距离不算远的曹国斌,清楚的看到,叶潇手印上,竟然有一丝丝的白光,似乎汇聚成一个古怪的图案,比起他们曹家武道修炼出来的图案更加玄妙,高手过招,都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,等曹国斌清醒过来的时候,手里面的刀已经劈了上去,周围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幕,但是在叶潇的眼里,却是六个人,一起突然跳起来,劈向了自己,就在曹国斌突然跳起来的时候,叶潇的手印也完成了。
 
    眼看,曹国斌的刀就要落到了叶潇的身上,叶潇的两只手,已经抓住了曹国斌的手臂。
 
    原本信心满满,要一刀将叶潇劈成两半的曹国斌,脸色瞬间大变,因为他,清楚的感受到,自己身体里面的灵气,似乎都被冻结住一般,两人的距离很近,曹国斌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叶潇那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,随即就看到一把匕首出现在了叶潇的手里面,顺势就插向自己的胸口,曹国斌想要动弹,却发现,这根本就是一件不能完成的事,一直到匕首插进他的心脏,曹国斌才一脸不甘心的望着叶潇,声音越加沙哑的道:“不可能,你怎么可能打破我们曹家的幻术?”
 
    “幻术么?”叶潇眯着眼笑道。
 
    “你不过就是一个玄级初期的武者,怎么可能打破?”曹国斌不甘心的追问道。
 
    叶潇没有回答曹国斌的话,夜长梦多对于曹国斌、杜新才来说是事实,但是对于他和张本初来说,也是一个事实,毕竟,眼前这些可都是调查组的人,要是消息走漏出去,叶潇相信,整个王朝,绝对没有他和张本初,还有龙帮的立足之地,所以,根本就没有和曹国斌废话,手中的匕首稍稍一转,就看到曹国斌脸上闪过一丝极度痛楚的神色,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。
 
    最后,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其他人都傻眼了。
 
    特别是杜新才和其他几个调查组的人。
 
    这一幕的转变也实在是太快了一点,原本,曹国斌可是一直都占着上风,而且还是随时都可以将叶潇斩杀的,但是现在,却看到曹国斌到在了地上,叶潇抬起头扫了一眼杜新才一眼,淡淡的道:“速战速决。”说完就看到叶潇也冲了过来,看到叶潇,杜新才嘴角一阵抽搐,他不是曹国斌的对手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,毕竟,曹国斌可以算是他们这个调查组里面,除了张清平之外的第一高手,而现在,这个第一高手都死在了叶潇的手里面,而且,面前还有一个比他弱不了多少的张本初。
 
    看到杜新才已经萌生了退意,张本初冷冷笑道:“现在才想走,是不是太晚了一点。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千八百二十章       杀人放火
 
        只是一瞬间,叶潇已经和张本初一起联手夹攻起杜新才来,杜新才一边咬牙苦苦支撑,一边对着张本初愤怒的咆哮道:“张本初,你是不是疯了,连调查组的人都敢杀,你本身就是调查组里面的人,你应该很清楚,杀了调查组的人是什么后果,今天我承认,我不是你们两个人呢的对手,放我走,今天的事情我当不知道,我甚至可以给你们掩护,就说,他们是死在山口国那些人的手里面的,你也知道,如果有我的掩护,你****出来的几率要小很多。”
 
    听完杜新才的话,张本初的确是动心了。
 
    现在,他还没有想好这一次的事情怎么善后,看到张本初的神色,杜新才知道,自己现在应该要加一把火候了,赶紧道:“曹国斌死了就死了,而且,以后要选择队长的时候,我一定会再后面……”
 
    “噗嗤……”
 
    杀人绝不手软。
 
    张本初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过也很清楚,现在不是长吁短叹的时候,必须要将剩下的几个调查组的人全部解决掉。
 
    剩下的几个调查组成员,都不过是黄级武者,和张本初,叶潇比起来,简直就是天渊之别,三人看到杜新才和曹国斌都被接二连三的站杀掉,早已经是肝胆决裂,而这一次,张本初也没有再给这些人废话的机会,直接就向三个黄级武者冲过去,他的实战经验,虽然比起杜新才来少了很多,但是,一个玄级武者,要斩杀几个黄级武者,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一分钟不到,就看到三个调查组的玄级武者,直接倒在了地上,一地调查组的尸体。
 
    张本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望着叶潇苦笑道:“这一次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了。”
 
    张本初倒也没有怪叶潇将他拖下水,这一点,张本初还没有糊涂,他很清楚,他和叶潇之间的交易,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一件事,随时都有可能会****,不过,富贵险中求,既然已经决定了,他也不会做出那种两面三刀的事情,而且,张本初更加清楚,如果叶潇要选择弃车保帅的话,早就可以把自己给出卖出来了,不过,叶潇并没有这样做,所以,在张本初的眼里,叶潇绝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,索性坐到旁边的位置上,看叶潇怎么处理剩下来的事情。
 
    叶潇回头望了一眼手臂上挂了一点伤的黑****,问道:“伤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