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意的将支票收进口袋里面对着张本初笑道

么可能打破?”曹国斌不甘心的追问道。
 
    叶潇没有回答曹国斌的话,夜长梦多对于曹国斌、杜新才来说是事实,但是对于他和张本初来说,也是一个事实,毕竟,眼前这些可都是调查组的人,要是消息走漏出去,叶潇相信,整个王朝,绝对没有他和张本初,还有龙帮的立足之地,所以,根本就没有和曹国斌废话,手中的匕首稍稍一转,就看到曹国斌脸上闪过一丝极度痛楚的神色,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。
 
    最后,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其他人都傻眼了。
 
    特别是杜新才和其他几个调查组的人。
 
    这一幕的转变也实在是太快了一点,原本,曹国斌可是一直都占着上风,而且还是随时都可以将叶潇斩杀的,但是现在,却看到曹国斌到在了地上,叶潇抬起头扫了一眼杜新才一眼,淡淡的道:“速战速决。”说完就看到叶潇也冲了过来,看到叶潇,杜新才嘴角一阵抽搐,他不是曹国斌的对手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,毕竟,曹国斌可以算是他们这个调查组里面,除了张清平之外的第一高手,而现在,这个第一高手都死在了叶潇的手里面,而且,面前还有一个比他弱不了多少的张本初。
 
    看到杜新才已经萌生了退意,张本初冷冷笑道:“现在才想走,是不是太晚了一点。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千八百二十章       杀人放火
 
        只是一瞬间,叶潇已经和张本初一起联手夹攻起杜新才来,杜新才一边咬牙苦苦支撑,一边对着张本初愤怒的咆哮道:“张本初,你是不是疯了,连调查组的人都敢杀,你本身就是调查组里面的人,你应该很清楚,杀了调查组的人是什么后果,今天我承认,我不是你们两个人呢的对手,放我走,今天的事情我当不知道,我甚至可以给你们掩护,就说,他们是死在山口国那些人的手里面的,你也知道,如果有我的掩护,你****出来的几率要小很多。”
 
    听完杜新才的话,张本初的确是动心了。
 
    现在,他还没有想好这一次的事情怎么善后,看到张本初的神色,杜新才知道,自己现在应该要加一把火候了,赶紧道:“曹国斌死了就死了,而且,以后要选择队长的时候,我一定会再后面……”
 
    “噗嗤……”
 
    杀人绝不手软。
 
    张本初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过也很清楚,现在不是长吁短叹的时候,必须要将剩下的几个调查组的人全部解决掉。
 
    剩下的几个调查组成员,都不过是黄级武者,和张本初,叶潇比起来,简直就是天渊之别,三人看到杜新才和曹国斌都被接二连三的站杀掉,早已经是肝胆决裂,而这一次,张本初也没有再给这些人废话的机会,直接就向三个黄级武者冲过去,他的实战经验,虽然比起杜新才来少了很多,但是,一个玄级武者,要斩杀几个黄级武者,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一分钟不到,就看到三个调查组的玄级武者,直接倒在了地上,一地调查组的尸体。
 
    张本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望着叶潇苦笑道:“这一次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了。”
 
    张本初倒也没有怪叶潇将他拖下水,这一点,张本初还没有糊涂,他很清楚,他和叶潇之间的交易,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一件事,随时都有可能会****,不过,富贵险中求,既然已经决定了,他也不会做出那种两面三刀的事情,而且,张本初更加清楚,如果叶潇要选择弃车保帅的话,早就可以把自己给出卖出来了,不过,叶潇并没有这样做,所以,在张本初的眼里,叶潇绝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,索性坐到旁边的位置上,看叶潇怎么处理剩下来的事情。
 
    叶潇回头望了一眼手臂上挂了一点伤的黑****,问道:“伤,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小伤。”
 
    叶潇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丝询问的神色,黑****点了点头,叶潇脸上才浮现出一丝笑容,看到叶潇望过来的眼神,猪头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就连开始出谋划策要敲诈叶潇的那个小樱桃,也早就躲得远远的,如果现在还不知道,眼前的这个男人,根本就不是她们能够招惹的,小樱桃也就太笨了,看到叶潇一步步走过来,猪头三赶紧陪着笑脸道:“大少,都怪我有眼无珠,这一次你要求的赔偿,我一定给你,一定给你。”说完就从身上掏出一本支票簿。
 
    写上一个个的数字,没写一个数字,嘴角就会抽搐一下。
 
    要知道,这些可都是他这么多年,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,但是现在,却要白白的便宜眼前这个男人,而这一切,他都怪到了小樱桃那个贪财的女人身上,心里已经开始寻思,等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后,一定会让小樱桃连本带利的将这一笔钱还给他,哪怕是要出去卖,也要把这一个亿的钱给卖回来,叶潇接过支票,扫了一眼,满意的将支票收进口袋里面,对着张本初笑道:“好了,这里的事情结束了,我们回去吧!”
 
    “回去?”
 
    看到叶潇已经走了出去,张本初望了一眼地上的几具尸体,赶紧跟了上去,对着叶潇道:“就这样?什么都不处理?”
 
    “处理什么?”
 
    叶潇笑了笑,眯着眼道:“他们在这里遇到了山口国的人,然后,和山口国的人同归于尽了,就连这间酒吧,也都毁于一旦了,这个故事就是这样的,不是么?”
 
    听完叶潇的话,张本初嘴角顿时也是一阵抽搐,随即大笑起来。
 
    无毒不丈夫。
 
    张本初知道,调查组的势力很大,整个天机市,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调查组安排的一枚棋子,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世界,如果今天的消息,稍微走漏一点出去,那么他和叶潇,就会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,所以,他的心里没有半点怪叶潇残忍的想法,怪只怪这些人的运气不好,走到门口,张本初没有和叶潇继续走,而是淡淡的道:“好了,我就先回去了,又死了六个调查组的人,我想,接下来的事情,也够得张清平忙活的了吧!”
 
    “只要他不找我的麻烦,多清闲我都无所谓。”叶潇小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