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双眸子里面还是精神奕奕做到一个藤椅上

 
    张本初知道,调查组的势力很大,整个天机市,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调查组安排的一枚棋子,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世界,如果今天的消息,稍微走漏一点出去,那么他和叶潇,就会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,所以,他的心里没有半点怪叶潇残忍的想法,怪只怪这些人的运气不好,走到门口,张本初没有和叶潇继续走,而是淡淡的道:“好了,我就先回去了,又死了六个调查组的人,我想,接下来的事情,也够得张清平忙活的了吧!”
 
    “只要他不找我的麻烦,多清闲我都无所谓。”叶潇小了笑。
 
    两人直接在门口分道扬镳,而两人都没有注意到,一个视线的四角里面,停了一辆车,车上还坐了伞个人,带头的那个人,就是调查组的石玉萍,手里拿着一支烟的石玉萍,看到叶潇和张本初走出来,没有半点意外的表情,而站在车前面的两个调查组成员,都是一脸震撼的道:“头,你说,曹国斌,杜新才他们都死了?”
 
    看到酒吧已经开始冒起阵阵浓烟。
 
    这个答案已经不用石玉萍回答他们两个了,一个调查组的人,自然清楚自己身旁这些同伴的具体实力,想到,叶潇和张本初,竟然真的能够将曹国斌、杜新才都斩杀掉,其中一个调查组的成员,一脸震撼的望着石玉萍道:“头,曹国斌可是我们调查组实力第一的高手,他怎么会死在这里,那个叶潇,真的有那么强?而且,就算是杜新才,也不是张本初能够对付的,还有,龙帮进去的几个人,我也注意到了,除了一个黄级中期的武者,就剩一个黄级后期的武者,在曹国斌和杜新才的面前,都不过是蝼蚁……”
 
    石玉萍也很想知道,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      交代
 
        虽然嘴上说,赢的人可能是叶潇和张本初,但是在他的心里,也一直认为,他们不可能是曹国斌的对手,毕竟,曹国斌是这个调查组除了张清平之外的第一高手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,石玉萍此刻,也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,有些后悔没有继续隐藏在酒吧里面,好亲眼目睹这一场战斗,不过,当初,石玉萍也只是想要在外面,伏击受伤的曹国斌和杜新才,另外一个调查组的青年,回过头望了石玉萍一眼,皱了皱眉眉头道:“头,现在怎么办?我们要不要上去,将张本初和那个龙帮的小子一起拿下来?”
 
    石玉萍摇了摇头,眯着眼道:“没有清楚他们两个人的具体实力,我们就不要轻易的出手,曹国斌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啊!”
 
    听完石玉萍的话,两个调查组的人,都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曹国斌都死了?
 
    听完这两个心腹的话,想到自己距离那个队长的位置,又近了几分,石玉萍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,笑着道:“放心吧!只要我能够成为我们这一组的队长,那么你们两个,就是我们调查组的副队长,到时候,我会从调查组里面,找几本武道出来,争取让你们两个,也早一点可以突破黄级后期武者的界限,成为一个玄级武者,这样,你们两个就真正的是我的左右手了。”
 
    两人听完,都是一脸激动的望着石玉萍道:“谢谢头。”
 
    而张清平,还不知道天机市发生的事情,他现在已经来到了南天门,在一座豪门的庄园里面。
 
    这里,张清平也只来过两次,周围到处都是一些高手在巡逻,就算张清平知道自己是玄级后期巅峰的武者,但是他知道,如果他一个人闯到自己来,绝对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光是进来站了十几分钟,就已经看到了好几个玄级武者,而且都是后期的,张清平相信,这个庄园里面,恐怕还隐藏着地级武者,想到地级武者的时候,张清平浑身也是一阵毛骨悚然,差不多等了半个多小时,才看到一个垂垂老者,在两个女护士的搀扶下,一步步走出来。
 
    老者年纪差不多有七十多岁,一双手臂差不多都已经干涸了,只是一双眸子里面还是精神奕奕,做到一个藤椅上面,望着面前的张清平,微微笑道:“清平,怎么有时间跑到我这里来了?”
 
    显然,张清平在眼前这个老者面前,很拘谨,那张呆板得没有一丝表情的脸,也尽量柔和了很多,毕恭毕敬的对着老人道:“涂老,都怪清平无能,没能完成你交托的事情,那个叶潇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,现在掌握的证据,还不足以将他搬到,毕竟他背后还站了几个人……”
 
    不等张清平说完,老者眉头就紧紧皱起来,道:“我听说,你们甚至已经启动了天机市的棋子?”
 
    “恩!”张清平点了点头,笑容有些苦涩的道:“我们内部出了一个叛徒,将棋子的名单全部都泄露给了那个叶潇,在我们还没有将棋子迎接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被那个叶潇给灭口了,所以现在,我就来请示涂老,我们手里面的证据,如果是一般人,倒是没有问题,只是他背后的人,如果到时候出手阻拦的话,我们的证据根本就不足够……”
 
    听完张清平的话,老者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,倒也没有责骂张清平,而是淡淡的道:“你看着处理吧!毕竟你们调查组的事情,我也不能够干涉,不过,有一点我可以给你保证,就是,他背后不管是什么人,都不能够干涉你,只要有证据就足够了,到时候,我这老不死的,会站在你这边,懂了么?”
 
    张清平听完,眼睛顿时一亮,点了点头道:“涂老放心,我会把人亲手交给你的。”
 
    老者点了点头,挥了挥手道:“好了,你先去吧!”
 
    得到了这个老人的保证,张清平也松了一口气,他很清楚,接下来,如果自己把叶潇交给这个老人,那就是上面这些老人之间的斗法了,与他没有关系了,他手里面掌握的证据,虽然不能够正大光明的将叶潇抓起来审判,但是,也足够他在天机市那边明目张胆的将人抓回来,然后交给这个老人了,虽然,中间的过程有些不合规矩,但是他很清楚,这个老人,也算是整个王朝几个问鼎的大人物,而且,自己做完这件事之后,也会退下去,所以,他就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了。
 
    看到张清平离开,一个长相妖娆,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走过来,蹲在老人的身边,一脸笑容的道:“爷爷,你怎么没事开始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?”
 
    “小事?”老者摇了摇头笑道:“这一次可不是什么小事,希望张永新那个小兔崽子,没有给我假的消息吧!”